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吉林榆树探索玉米秸秆综合利用模式

来源:农业部网站 日期: 2014年02月21日

 

玉米秸秆作为农村的重要物资,以前农民不仅用它生火做饭、烧炕取暖,还用它饲喂牛马羊等大型牲畜。近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步伐的加快,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的农民开始使用天然气做饭、燃煤取暖,养殖大型牲畜也都是喂饲料。

于是,农民有了这样的烦恼:玉米秸秆运回家费时费力又没啥用处,留在地里还影响来年春天种地,不少人开始就地焚烧。如此一来,不仅造成了资源浪费,也严重污染了空气环境。

为有效解决这一问题,近年来榆树市恩育乡通过大胆实践,探索秸秆固化颗粒做燃料项默不仅帮农民解除了烦恼,也为他们开辟了一条增收致富的渠道,更避免了因焚烧秸秆而造成的地力下降和空气污染现象。

“过去,烧火做饭都用秸秆,不仅费时费力,还把屋子弄得脏兮兮的。现在好了,只要往这个炉子里加些秸秆颗连就能干净利索地做饭、取暖。”说起生活新变化,榆树市恩育乡恩育村农民张淑芬喜笑颜开。

张淑芬告诉记者,过去,她家一直用秸秆生火做饭、烧火取暖。近年来,随着新农村建设的推进,村里出于减少火灾隐患、美化村容屯貌考虑,不让村民再往房前屋后堆放柴火。

“现在幸福多了,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再也不用为烧柴犯愁了,只要在厨房放一袋子秸秆颗粒就行了!”张淑芬指着厨房里一台炉火正旺的环保节能燃烧炉说,啥时候想做饭了,只要按一下炉上的开关,再往炉子里填一点儿秸秆颗连就可以轻松、干净地做饭、取暖。“你看这炉子上、锅台边儿,都干干净净的,一点儿灰尘也没有。”

“快来摸摸暖气,才刚烧几分钟,就烫手了。”张淑芬告诉记者,这两年,每年冬天她女儿都给家里买两吨煤,用来烧暖气取暖,地里的秸秆都就地焚烧了。2013年秋天,她用1公顷地秸秆跟生产颗粒的企业置换了2吨秸秆颗粒。

为彻底解决玉米秸秆的综合利用问题,2012年榆树市达远能源公司在恩育乡宝山村进行了利用玉米秸秆生产颗粒用于农户做饭、取暖的实验,并于当年获得成功。

恩育乡党委书记赵百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按100平方米的房屋来算,一个冬天取暖用煤大约2.5吨,每吨价格按1200元计算,一个冬天取暖费用约3000元。而用玉米秸秆颗粒取暖,每天需颗粒15公斤,每个月需颗粒450公斤,如果按冬季取暖5个月计算,需秸秆颗粒2250公斤,每吨按市场价800元计算,一个冬天费用1575元,再加上每天用电1度0.5元,整个冬天用电费用75元,每户用颗粒取暖费用是1650元,整个冬天可节约1350元取暖费。”

赵百龙告诉记者,玉米秸秆综合利用项目非常受欢迎,项目有利于促进农民增收、农村发展、农业增效。当年宝山村就建设了一条玉米秸秆固化颗粒生产线,陆续有200户农民安装了玉米秸秆颗粒燃烧锅炉。

就利用玉米秸秆生产颗粒取暖,记者采访了有关方面的专家。榆树市农业局副局长孟繁野说,利用玉米秸秆生产颗粒取暖是一个利国利民的好项目。玉米秸秆的利用一直是农业资源亟待解决的问题。田间地头焚烧不仅浪费资源、污染空气,还造成土壤焦化板结、地力下降。玉米秸秆经过颗粒利用后,每公顷玉米地的秸秆可创造价值3500元,直接为生产颗粒厂家创利1000元,为冬季剩余劳动力就业带来收入1500元。这样,每公顷玉米实际增收2500元。实践证明,此项目是开辟农村新能源,增加农民收入,实现农村农业的再次腾飞的有效途径。

“这个项目太好了,不争人、不争地,还不占用农时。”榆树市恩育乡恩育村农民李洪玲说。

走进恩育村,记者见到一座占地50平方米的蓝色彩钢房内,3名工人分工协作,一个操作铡草机粉碎玉米秸秆;一个挥舞铁锹,往一台蓝色机器里填装粉碎后的玉米秸秆;另一个则负责将机器“吐”出来的一段段短小、紧密的固化颗粒装进编织袋里。

“彩钢房是2013年8月上旬建的,两台机器是8月中旬安装到位的。”李洪玲介绍,从去年9月末开始,她就以每人每天100元的价格在村里雇了3个人,开始在自家门口尝试用玉米秸秆生产固化颗粒。随着工人技术日益成熟,每天能生产3吨颗粒。目前,她家已经生产百余吨玉米秸秆固化颗粒。

李洪玲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花1500元从其他村民手中收购1公顷地玉米秸秆,可生产5吨固化颗粒。电费加上人工费再加上玉米秸秆成本,一吨固化颗粒成本不超过500元。一年按最少生产500吨计算,一吨卖800元就能赚300元,一个冬天下来,就算生产400吨,还能赚1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