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注册生物链会员

扫描二维码关注生物链

生物质能有望大“发酵”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 日期: 2014年07月15日

 

生物质能专业论坛于日前在京召开,业内众多专家与参会企业共同探讨国内生物质能的发展之路。据了解,目前我国生物质发电行业的标杆企业在技术、成本方面已经具有明显优势,已投产生物质发电项目的盈利能力得到初步验证。近期,随着国家发改委对于二代生物质燃料乙醇的补贴政策出台,生物质能源开发市场的规模化开启将更进一步。

据相关部门统计,截至目前,除青海省、宁夏回族自治区、西藏自治区以外,全国已经有28个省区市开发了生物质能发电项目。按照投资企业类型来看,截至2013年年底,我国生物质发电项目的建设投资主体中,国有企业并网容量达278万千瓦,民营企业为412万千瓦,外资企业为49万千瓦,中外合资企业为40万千瓦。

业内人士认为,21世纪是化石能源逐渐向可再生清洁能源转型的世纪。除传统的水能外,新兴的可再生能源中一马当先的是生物质能。中国是生物质资源的大国富国,且生物质能源技术成熟,可与农业现代化、绿色城市化、生态环保建设和发展循环经济、减少油气对外依存度等协同推进。

产业发展受制约

最新发布的《全球新能源发展报告2014》指出,由于生物质液体燃料的生产消耗了大量粮食,从而助推了全球粮食的价格上涨,遭到了业内批评。数据显示,全球燃料乙醇产量经过2005-2010年的较快增长后,受粮食消耗争议的影响,2011-2013年全球燃料乙醇产量增速放缓,维持在每年830亿-587.6亿升的水平。

“近年来,我国能源界普遍存在一种观点,认为生物质能源成不了‘大气候’,其理由是生物质能源原料有限,而且生物质能源转化技术难以实现商业化。这些已经影响到了决策部门对生物质能源的看法,极大影响了生物质能源的发展。”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程序表示。

“我国早在‘九五’期间就提出了不能以牺牲生态环境换取经济发展的高速度,要改善能源消费结构。10多年过去了,以煤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并没有改善,煤炭消费量与油气进口量反而成倍激增。2008年出台了以生物质能源为主导的《可再生能源发展规划》,可惜规划出台后因其他原因未能有序推进,作为替代化石能源、减排温室气体和防治雾霾的主力军,生物质能源被冷落一旁。”对于生物质能源近年来的停滞不前,相关专家呼吁。

程序表示,现代生物质能源完全可以成为可再生能源的主力军。2011年,在全球一次能源消费量中,可再生能源所占份额已达19%,传统生物质能源利用、现代生物质能源利用和水力发电分列可再生能源的前三位。与现代生物质能源利用占比4.91%相比,风能和太阳能仅分别为0.56%和0.084%,这种差距在发达国家和巴西尤为明显。与之相比,我国生物质能源的发展远远落后于风能和太阳能。

中国工程院的咨询报告显示,中国是生物质资源大国富国,年可开采量11.71亿吨标煤,是水能的2倍和风能的3.5倍,且生物质原料富集区紧接产品市场,集中于我国经济发达的中东部与南方,不存在长途运输和调峰问题。且生物质能源技术成熟,可与农业现代化、绿色城市化、生态环保建设和发展循环经济、减少油气对外依存度等协同推进,其综合和长远效益之巨可想而知。

步入多元化阶段

《全球新能源发展报告2014》显示,2013年中国生物质及垃圾发电新增装机容量取得突破性增长,2013年排名全球第二。2013年中国生物质及垃圾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为9.8吉瓦,较2012年增长19.5%。长远来看,随着各种生物质能利用技术的不断发展,生物质能产业将会朝着多元化方向发展,未来生物质能产业将迎来更大的发展空间。

“沼气发电的销售电价较低,每度在0.595元左右浮动,而利用沼气开发生物天然气已经取得了非常不错的财务模型,两者之间存在明显的效益差距。”北京合力清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潘文智介绍,目前合力清源的经营方向已从沼气发电拓展到生物天然气领域。

国际经验表明,车用生物天然气对治霾的作用比常规天然气还要突出。根据英国低碳和燃料电池竞争力中心的测定,生物天然气卡车的氮氧化合物和微细颗粒排放率分别为0.539g/km和0.002g/km,只有同型柴油卡车的14%和3%。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将减排尾气CO2、NOx的车辆设计制造成本进行比较,则生物天然气汽车比一般的汽、柴油车更有优越性,制造成本也低出数倍。在最近的十几年里,欧盟国家已形成了大规模商业化生产和销售生物天然气的新产业,年总产量200亿立方米以上。

“沼气的甲烷含量在50%-65%左右,和天然气相比差很多,含有二氧化碳、硫化氢、水分,但是经过提纯、净化以后,它的质量和天然气是没有任何区别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给它加上一个生物天然气的名字。”程序表示,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发展生物天然气经济效益可观。

“我国供热市场燃煤占比高达85%,生物质是目前取代燃煤最经济的清洁能源。对分布式和特殊的供热需求市场,生物质供热也具有独特的比较优势。”吉林宏日新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洪浩对生物质供热行业前景十分看好。

“生物质能是惟一可以直接规模化生产气体、液体、固体等清洁能源的可再生资源。开发利用生物质能源,将有助于我国能源结构多元化和实现低碳发展,对于调整产业结构、促进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推进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生物质能专委会秘书长肖明松表示。

加快推进速度

2012年年底,国家能源局印发了《生物质能发展“十二五”规划》,提出到2015年年底,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将达1300万千瓦,到2020年将达3000万千瓦,在2010年年底550万千瓦的基础上分别增长1.36倍和4.45倍。其中,到“十二五”末,农林生物质发电将达800万千瓦,沼气发电将达200万千瓦,垃圾焚烧发电将达300万千瓦。生物质固体成型燃料利用量将达1000万吨,生物质乙醇利用量将达350万-400万吨,生物柴油利用量将达100万吨,航空生物燃料利用量将达10万吨。

“从2013年9月国务院出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到今年顺利通过《环境保护法》修订案,国家进一步调整能源结构、发展低碳经济势在必行。”业内人士表示,开发利用生物质能有助于环保,发展可再生能源产业更是大势所趋。

中国投资协会能源发展研究中心常务副理事长、国能集团科技部总经理庄会永表示,今后国家重点支持生物质能源的发展方向就是“生物化工”“生物精炼”产业,这是一个多技术路线的整合协同发展,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在中国具有广阔发展前景,将会有效带动“能源林―纤维素多元醇及生物化工原料―生物发电―绿色供热―生物肥料―固体燃料―生物气体燃料―生物材料及环保化学品”等多种闭环产业化发展模式。

“未来将会以规模化的生物质发电产业化为基础,发展生物化工的醇电热气等联产产业化项目,从而带动多行业的共同发展。”庄会永表示。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